草榴 邀请码_夜夜撸2016_狠狠撸撸你喜欢_草榴最新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61ba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友与学弟做爱

时间:2018-07-11 「嗯!……进去了!……嗯啊……好棒……你里面……让人好舒服!……嗯……这么软,又这么紧……湿湿的……嗯嗯……热热的……嗯!……死死的勒着我下面……嗯!……太不可思议了……嗯……」小义望着身下小慧美艳绝伦的晕红俏脸,格外兴奋的低喘着氲滱漓漎,雒雌雿需全身倏地放鬆着,不住的喘着气。
「啊!……小义!……你那里好硬……好大……啊唔……你……真已经是大男人了……啊唔!……不要停嘛……啊……再进来一点儿嘛……啊……里面……里面更舒服呢……」小慧红着秀靥,咬着樱唇,娇癡软腻的嘤咛着,鼓励着小义,一手继续抓着小义的硬翘的肉棒遨遮鄱鄪,嗾唛哔啧另一只玉手温柔的抚上了小义的腰桿,彷彿渴望着爱侣的佔有似的,缓缓压着。
「嗯!……好……珍儿……嗯!……嘿……我……我一定从命……嗯嗯……那……那我用力了……嗯……你里面……嫩肉好软……好舒服……嗯嗯……」小义得意的喘着,然后低下身子,瘦小的身板轻压在小慧那丰挺雪腻的娇乳上,胳膊肘撑着床,抓着小慧的香肩,开始继续向下沉着腰胯。
就在大约一米的眼前,一切都是那么一清二楚,床上小慧M字大开的雪白玉腿上淡淡的清络,她淡粉娇嫩的会阴上正流下的一股晶莹的爱液,还有她紧小穴口外那又小又嫩,光润精緻的两片酥粉花瓣,都彷彿近得触手可及。
这一切本应属于我,可是现在,一个乳臭未乾的小男孩那硬挺苍白,透着恶心血管的雄性生殖器,毫无阻隔的,就插入了我女友那私密的嫩穴,把她酥粉紧小的穴口大大撑圆,而小男孩那肉桿正缓缓向下顶着,挤出湿粘的蜜液,一寸寸没入了我娇艳女友那湿热紧窄阴道中的软腴嫩瓤,直到半截肉柱牢牢挤入了她雪白滑腻的腿心。
我只觉心中又疼又热,可是涌起的那异常刺激又让人不能自拔,我只有张大眼睛,看着和自己共患难两年的心爱女友被一个刚上大学的小男生没有带套的用鸡巴结实插入,不能止息的揉着自己的下体。
「啊~对~~用力~~啊啊!~~你~你的龟头~怎么那么大,那么硬!~~啊!~~天~唔!~~把人家里面~全顶开了~~啊唔~~你好厉害~啊~小义宝贝儿~~」小慧带着一丝哭腔的腻声娇啼着,又是快美又是羞涩,她美眸紧闭,银牙紧咬,带着粉晕的雪白身子半仰在床上,纤长的玉手抱上了小义的后背用力搂着,雪白修长的小腿架在小义的腿面,白皙香滑的小脚丫被插得紧扣着抬离了床单。
「嗯!~珍儿~好棒~~我好爱你~~嗯嗯~我进到你里面了!~又热又湿~~嗯嗯~~好舒服~嗯!~~我的~我的下面~~被你包得好紧~~嗯~简直~快被夹断了~~可是~嗯~~又好舒服!~~嗯嗯!~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嗯嗯!~~嗯~」小义激动的低吼着,紧紧搂着怀中的小慧,然后癡迷的吻上了小慧的嘴唇。
良久,两人才分开唇,小义就抱着怀中小慧雪白的身子,默默望着小慧那美艳绝伦的晕红俏脸,小眼中混着得意,满足,温柔,和自负。
半晌,小慧缓缓张开迷濛的大眼,鼻音娇腻的嘤嗡着,「啊……小义……啊……别那样看人家嘛……好害羞……啊唔……你……继续『要』人家嘛……动一下嘛……」
「嗯……你这么美……我一辈子……嗯……也看不够……嗯……为什么……为什么要动?……我……我已经……『要』了你了?……」小义认真的望着小慧。
「啊……你……」小慧张大如星的美眸,咬着下唇,眼中闪着疑惑而複杂的神色回望着小义,忽地,她彷彿再也忍不住,俏脸轻别,黛眉微弯,似嗔含羞的「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妈的!我心中暗骂,小义真的是什么都不懂,还是一直在装蒜?
「你……你怎么又笑!?……」小义撑起胳膊,皱着眉头看着小慧,有些愠色的说着。
「嘻~~你……你真的不知道?嘻嘻……你这个自以为,是运动健将,和财经天才的小男孩……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爱』么?」小慧藕臂温柔的环着小义的脖颈,美眸闪着狡黠和调皮的望着小义,浅笑着娇声挪榆着。
「你……我……什么叫『自以为』?……我,我,运动,工作……我都做得很出色呀?……你又说我『小』!?……我……我心理年龄比你大好不好……我要是做的不对……那你教我,我保证很快学会的!……」小义尴尬,恼怒,又是认真的说着,小眼都瞪大了几分。
「讨厌……这种事情……啊……也要人家教你……啊……羞也羞死了……你……啊……难道你没有看过『A』片么……」小慧晕红的艳丽俏脸羞憨的扭向一旁,不时被膣穴内的硬物涨得禁不住轻吟,嘟着红馥馥的小嘴,软腻的娇嗔着。
「我……没有……嗯……我才不和那种人在一起呢……」小义嘴一撇,不屑的说着,然后轻抚着小慧的粉颈,好似诚恳的说道,「好珍儿……嗯……你告诉我吧……我哪里不对?……要怎么做?」
「你……唔……你讨厌嘛……人家才不要教你……啊……你要是不想『要』人家……你就拔出去嘛……」小慧藕臂轻推着小义的胸膛,蹙着黛眉,娇羞的嗔怨着。
「嘿……我才不要『出去』……你这里这么舒服……嗯……再说,你说今晚都是我的,好珍儿,你教我吧?」小义坏笑着,轻握着小慧的柔荑,分开小慧的藕臂,吻着小慧玉润的耳垂。
「啊……小坏蛋……啊啊……你还耍赖……啊啊……讨厌……」小慧虽然红着俏脸,又嗔又怨的轻吟着,可是随着小义的亲吻,她的娇喘又急促了起来。
「嗯……我哪里耍赖了……珍儿……是你耍赖呀……嗯……你说今晚都是属于我的……嗯……你要是不教我,我就亲你,亲到你点头……嗯嗯……」小义认真而自负的说着,然后双手钳着小慧的皓腕,低下头,埋在小慧胸前那雪白浑圆的丰乳中,缓缓吻着,接着一口含入了小慧粉嫩的乳尖,热切的吸唆起来。
小慧那粉雕玉琢的身子本就异常敏感,现在她那天生紧窄的嫩穴中塞着一根火热硬挺的肉棒,而胸前两丰腴双乳上敏感万分的蓓蕾在被如此挑逗,片刻,小慧就身子娇酥燥热的轻扭,媚眼如丝的半闭,嗲声嗲气的服软了,「啊啊……唔……你讨厌……啊啊……小坏蛋……就使怪招……唔……欺负人家……啊……啊……人家可是你学姐呢……唔唔……啊……放开人家嘛……啊唔……好嘛……人家……人家教你嘛……啊啊……小义……」
干!现在小慧的身体,芳心都倾于小义,根本是被小义吃得死死的呀!看着心爱的女友被这么一个自负的小男生调戏玩弄,我心里又气又恨,可是这气这恨,却让我心底的慾火更热,身下的鸡巴更涨。
「嘿……」小义得意的张开口,鬆开了小慧那被吸得翘挺樱红的乳蒂,然后调整身体,挺起鸡巴,抱着小慧,摆好姿势,凑到小慧耳边低喘着,「嗯……乖乖小珍儿……那现在……嗯……告诉我……我该怎么好好『要』你……」
「啊……啊啊……小坏蛋……」小慧红着秀靥,黛眉轻蹙,撒娇埋怨的娇嗔着,可她却小媳妇似的顺从的配合着小义,挪动着她白皙的娇躯,躺在床上,雪臀轻轻上挺,承接着小义硬挺生殖器的插入,修长的玉腿分成M形悬在半空架在小义的腿上,粉嘟嘟的小脚丫轻勾着,酥橘娇腻的足掌对着玻璃门,白皙完美的娇躯就在床上摆出了彷彿青蛙似的,那又下流又原始,又让人血脉贲张的传统「传教士」姿势。
小慧一手抱着小义,一手轻按着小义乾瘦的腰股,娇憨的嘤咛着,「啊……小义……这里……用力……啊啊……用你的大东西……往里面……插一下人家……啊……」
「嗯!……这样吗?……」小义喘着,同时挺动着腰桿,长鸡巴顺势往下戳着。
「啊!……」小慧轻颤的娇呼了一声,又咬着呜咽,继续呢喃着,「啊……对……啊……再……再拔出去……」
「嗯……」小义一收腰弯腿,「哧溜」一声,他那跟硬涨的长鸡巴就带着一股汁水一下从小慧紧窄的肉穴中全拔了出去。
「啊唔!……唔唔……」小慧被那大龟头的刮擦和离去弄得一阵凄艳而空虚的娇啼,她美眸含嗔瞟着小义,娇憨的轻吟着,「啊……别……别全拔出去……啊……龟头……留在人家里面,」说着,她玉手又急切的伸向两人私处之间,抓着小义那湿漉漉的长鸡巴,按在了她自己腿心。
「哦……知道了……珍儿……对不起……」小义喘着气,吻着小慧的瑶鼻,身体下压,腰腿挺着,他似乎掌握了要领,鸡蛋大的龟头就「噗滋~」的顺利挤开小慧粉嫩的穴口,顶入了那湿滑紧窄的膣腔。
「啊!……唔……就是这样……啊……用那里……继续插进人家里面……啊……唔嗯……再抽出去……啊啊……对……啊!……啊……小义……连续起来……在人家里面动……啊!……啊啊……对……就是这样『要』人家……啊……就是这样『插』人家……啊!……啊……」
随着小慧的教导,小义就跟着把挺硬的鸡巴在小慧湿濡的阴道中插入,抽出,一下下刮磨着小慧膣穴内娇软敏感的嫩肉,一下下享受着滑腻酥润肉壁的紧箍,虽然依旧生涩,但他抽插的动作也是越来越有节奏,直把小慧插弄的美眸越闭越紧,「啊啊……唔唔……」娇吟越来越酥。
小义缓缓抽插了几分钟,似乎还是掌握不好力道,稍一用力拔,大龟头就一下滑离了小慧湿腻的穴口,「嗯嗯……珍儿……对不起……嗯……它……滑出来了……嗯嗯……」,小义红着脸,兴奋而尴尬的喘着,手立刻伸到腿间,握着自己的鸡巴再往小慧湿漉漉的穴口塞着。
小慧俏脸通红,羞憨迷醉的闭着美眸,就轻轻挺着阴阜,方便小义再一次插入,娇腻的轻喘,温柔的鼓励着,「啊啊……没……没关係……唔……小义……多试几次……啊……就好了……唔……在下面一点……唔……就是这里……放进来……啊!……对……好棒……小义……啊啊……继续……唔……不用太急的……唔唔……」
干!看着那彷彿只有一臂距离的地方,明亮的灯光清晰照着我女友的粉嫩小穴被一个小男生硬挺的肉棒一下下插入,捣出股股湿粘的淫水,我心里疼得彷彿再淌血。更让人气堵的是,还是我那青春靓丽的女友主动躺在床上,光着屁股,分着玉腿,彷彿大姐姐似的,牵着那小男孩的鸡巴,一句一句,一点一点,悉心的教那个小男生如何用生殖器插她那汁水丰沛的湿热阴道,如何用大鸡巴一下下玩她那迷人紧小的粉嫩肉穴!
看着眼前自己女友和小男生上演的这火热淫靡的一幕,我心里气堵愤恨的猛绞,可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像话。
「嗯!……是这样么……珍儿……这样插你里面么……嗯嗯……这样……好舒服……嗯……天!……嗯嗯!……身体都要化了……嗯……太棒了!……嗯!……珍儿……你里面的软肉插起来……好棒好美……嗯嗯……这就是所谓的『干』和『操』么……太刺激了!……嗯……」
小义一脸的兴奋,小眼发亮的急喘着,一手挪到前面抓揉起小慧胸前雪白丰腴的乳肉,腿一曲一伸,噁心的卵袋上下摇动,长鸡巴抽插的越发索利,「噗滋~噗滋~噗滋~」有节奏的捣起小慧那淫水横流的粉嫩肉穴。
「啊!……小坏蛋……啊唔!……啊……刚学会如何『欺负』人家……还要用这些……啊呃……下流的词……啊!……唔唔……啊啊……你的大东西……啊啊……好厉害……啊!……把人家里面弄得……又酥又痒……啊啊……看在你……这么卖力『学习』的份上……唔……就便宜你了……啊……今晚……你要『干』人家,要『操』人家……啊啊……唔……人家……就给你『干』,给你『操』一整晚……啊……唔唔……」
小慧雪颊晕红,迷迷糊糊的和小义交颈相拥,咬着一丝呜咽娇吟着,她雪白的身子透着桃红,覆着薄汗,在小义的抽插下一下下轻晃,她M字分开的玉腿也被顶得不住开阖,纤长白皙的小腿悬在半空,十个小巧的足趾猫爪似的蜷着,白嫩嫩,粉嘟嘟,足缘透着诱人酥橘的小脚丫就勾着,被干得娇憨的上下轻晃,显得是无比的绮旎淫艳。
「嗯!……珍儿……我好爱你……嗯……嗯……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嗯!……嗯嗯……现在……我是最幸福的男人……嗯……我……也要你……今晚做最幸福的女人……嗯嗯……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干』你……好好『操』你的……嗯嗯……」小义低喘着,舔吻着小慧的耳根,一手向下抓揉着小慧雪润的大腿,丰腴的粉臀,腰桿动作有些机械,但越发落力的用长鸡巴捣着小慧的嫩穴。
「啊啊……小义哥哥……唔唔!……人家……人家……被你干得好舒服……啊啊……唔!……你大东西好硬好厉害……啊……啊……好哥哥……你再……改变一下节奏弄人家……唔唔……身体起来一些…啊…就是这样…手放在这里…啊啊…对…啊唔……先慢一点……浅一点……插人家那里……啊啊!……三下之后……啊……再……再一下用力干珍儿……唔……插到底……啊啊……那样更舒服呢……啊……啊……啊……啊啊!……就是这样……唔……好棒……啊……珍儿……被你弄死了……啊啊!……」
小慧爱恋的紧抱着小义,被她紧小肉穴内小义那大龟头刮擦得不住娇腻快美的莺啼,美艳不可方物的秀靥透着酡红,芳心含羞的在小义耳边继续鼓励着。
干!看着眼前我美艳的女友不但被她亲自教的小男生操得花枝乱颤,她还要教那个男生「三浅一深」的技巧,让那个男人更尽兴的玩她早就湿淫不堪的小嫩逼!这不单是倒贴,简直就是犯贱的欠操呀!
可是看着女友粉嫩紧小的穴口被那小男生的鸡巴抽插得一次次撑圆打开,泛出股股湿粘的淫水,看着她俏脸上那被操得娇羞欣喜,快美凄艳的动人模样,我心里又疼又气,又兴奋的不能自已。
交媾操逼本就是男人的天性,再加上小慧这妩媚悉心的教导,小义更是如鱼得水,他顺着小慧的牵引,稍稍抬起上身,胳膊架起小慧的腿弯撑在床上,把小慧的身子压得更弯,让小慧那浑圆滑腻的雪臀更是高高向上挺着,然后得意的盯着小慧那被他弄得娇羞晕红的美艳俏脸,腰桿有些机械但越发熟练的开始上下挺动,带动他硬涨的鸡巴,深深浅浅,急急缓缓,开始更游刃有余的恣意插弄起小慧湿热娇软的肉穴。
「嗯嗯…好珍儿…这样么…好了…嗯…嗯…嗯…嗯嗯!……我做的对么…嗯嗯…这样子…感觉就像玩游戏…嗯…一样…插你那里的嫩肉……嗯…好刺激…嗯嗯!…就像在…打网球…嗯…一下…一下…再一下!……. 嗯嗯! ……」
小义兴奋得意的低喘着,彷彿刚学会如何玩玩具的小孩似的,用刚学来的技巧,把长鸡巴一下下深浅交错的在女孩那湿腻如果瓤的嫩穴中抽插着--可他正用鸡巴玩弄的「美肉玩具」,却正是我那美艳动人的女友小慧!
「啊啊!~~小义!~就是这样~啊~啊~啊!~你越来越坏~越来越厉害了!~~~啊啊!~~你那里好有力~~啊!~啊~~人家被你弄得~好热好痒~啊唔!~~就是那里~唔~~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啊唔~~好棒~~小义宝贝儿~啊~啊啊!~插到底~~啊!~~人家吃不消了!~~啊!~~啊啊!!~」
小慧娇美清纯的俏脸晕红如火,双眸含羞紧闭,瑶鼻嘤嘤,朱唇轻咬的不住娇哼,雪白炫目的娇躯不堪採撷的簌簌轻颤,闪亮的淫水湿濡的流满她粉嫩的会阴和淡粉的菊门,她白皙丰腴的粉臀迎奉的挺动抛耸,晃出雪呼呼的臀浪,一双修长玉润的美腿微弯的悬在半空,羞憨的一开一夹,无法把持的享受着情慾的快感,随着小义长鸡巴在她湿热蜜穴中「噗哧!~噗哧!~」的抽插,眼看就要甘美的攀上高潮。
小义挺着长鸡巴又在小慧的嫩穴中抽插了百余下,动作越来越乱,越来越快,最后一下放开了小慧的玉体,身体紧压在床上,身子挺直,彷彿做俯卧撑似的开始急速挺动,长鸡巴开始一下下直没入底的把小慧粉嫩的肉穴插得汁水淋漓,唧唧作响,他苍白瘦小的身板上淌着汗,粗重的低吼着。
「嗯嗯!~~我的珍儿!~嗯!~我现在~真的要了你了!~~嗯!~好棒!~好幸福~~嗯嗯!~~我好爱你~~嗯啊~~你里面越来越紧~~嗯嗯!~一下下夹的我~好舒服!~~嗯嗯!~~我好像~好像不行了!~~~嗯嗯!~~珍儿!~我~要射出来了!~嗯!~~怎么办!?~嗯!~~要我拔出来吗!~~嗯嗯嗯!~~」
「啊啊!~不要~不要拔出来嘛!~小义宝贝儿!~~我也好爱你~~唔啊啊啊!~~插到里面~~啊啊!~啊~~插到珍儿最里面~啊啊啊!~就射到人家小穴里面!~~全射给人家!!~~唔唔啊啊啊!!!~~」
小慧一阵淫媚小野猫似的的娇啼狂喘,藕臂玉腿难以割捨的紧紧盘在小义身后,雪滑绵软的乳肉在小义怀里挤成扁圆,她丰腴的雪臀绷得耸动,白皙的纤足痉挛的摇晃,娇幼的足趾忽张忽蜷,雪白娇妍的身子倏地簌簌的颤慄轻抖,腿心那被硬鸡巴涨满撑圆的粉嫩肉穴中火辣辣的一阵紧缩,温凉湿淫的浆水瞬间喷溅而出!
小义紧抱着怀中的碧人,头埋在小慧幽香的秀髮间,全身颤抖的低吼着,「嗯嗯!!~~宝贝珍儿~~嗯!!~~我爱死你了!~~嗯!!~~天!~好棒!~嗯嗯!!~受不了了!!~~嗯嗯!!!!~~~」
小慧泻身之下,那紧凑的膣腔内水水融融的酥脂嫩肉要人命似的猛的一裹,死死掐吮着小义深插入底的那根烫硬肉棒,那酥麻难耐的舒爽刺激,瞬间让小义一洩如注,他双腿痉挛,腰桿猛挺,卵袋紧紧缩着,长鸡巴狠狠在小慧美肉嫩穴中向下戳着抖着,浓浓的精液立时在小慧阴道深处喷薄而出!
寂静的夜色中,闪亮的白炽灯下,看着我心爱的女友手把手的教一个可恶的自负小男生如何干她,看着她再被那个小男生插得香汗淋漓,爱液喷溅的攀上了高潮,看着那小男生的雄性生殖器深插入我女友雪白腿心那湿热阴道的深处,皮管子一样涌动,股股射出精液,我心里一阵茫然的刺激,手中的鸡巴也射了出来……
——————————–
大约是凌晨三四点,夜色异常的宁静,树叶轻轻的婆娑,远处海浪的翻涌,细雨稀沥沥的飘洒,都清晰的落在耳中。
我颓然跪在玻璃门前,光线从百叶窗透过,明暗交错的照在我身上,我只觉空寂和低落,茫然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小慧虽然是我的女友,可倘若她既爱上了小义,又觉得对小义愧疚,她主动奉献她的肉体给小义享用,他们两人「你情我愿」,我又能做些什么呢?骂她?打她?不要说我做不出,即使那样做,又能改变什么?
背叛的那种痛,比烈火与刀锋更可怕,在你最脆弱的内心深处扎根,在你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袭击,折磨你的记忆,荼毒你的灵魂,一辈子都忘不掉,好不了。难怪惩罚背叛者的地狱在最深处!
今晚之后,小义离开U国,而这一晚,我就如此的忘却么?想到小慧心底竟然还有别的男人,我心里虽然无比的疼,可是我又根本不愿离开小慧,我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唔……你……射得好多……唔……烫死人家了……啊……」
小慧带着娇羞欣喜,奄奄一息似的娇喘从屋中传出,听得我心头一疼,我无奈的把混乱的思绪放在一旁,又凑近玻璃门,惆怅的看向屋内。
小慧乌黑闪亮的秀髮散落在床上,透着潮红的雪白娇躯覆着薄薄的汗渍,喘息起伏着,她一双藕臂和两条玉体无力的向两边打开,彷彿白色百合花似的绽放着。
小义就疲惫的趴在小慧的胴体上,抓着小慧胸前白嫩丰挺的酥乳,跨下的鸡巴还牢牢插在小慧淫液狼藉的腿心,脸靠在小慧粉颈边,满足的低喘着,「嗯……珍儿宝贝儿……嗯……和你做爱……真幸福……嗯……这是我第一次……攒了十几年的量……嘿……都射给你了……当然多了嘛……」
「啊……讨厌……又贫嘴……哪能攒十几年嘛……唔……对了……小义宝贝儿……刚刚……你那么用力……唔……第一次……就把人家弄得那么舒服……唔……伤口有没有疼着……」小慧柔声轻喘着,关心的望着身上的小义。
「嗯……谢谢珍儿的关心……嗯……珍儿别担心……伤口一点儿也不疼……嗯……而且……嘿……我还能再那么用力的『干』你……一整晚呢……嗯……」小义得意的喘息着。
「唔……小坏蛋……啊……啊!……你……你下面……怎么射了后……啊啊……还是那么硬……啊……天!……」似乎感受着体内的硬物,小慧张着美眸,红着俏脸,颤声娇喘着,又是惊讶又是娇羞的看着怀中的小义。
「嘿……当然是我爱你爱的深嘛……而且……嗯……『它』不捨得离开你这个大美人呀……」小义洋洋得意的地喘着,又示威的动了动他那插在小慧肉穴深处,依旧硬挺如刚的长鸡巴。
「啊啊!……啊!……你……别乱动嘛!……讨厌鬼……让人家休息一下嘛……」小慧被敏感的膣腔传来的刺激弄得尖短的娇呼着,又嗔又羞的用玉手拧着小义的臂膀。
小义「嘿嘿」一笑,停止了动作,又继续享受而爱慕的把玩着小慧胸前那两团雪白滑腻,乳量惊人的大「车头灯」。
「啊……小坏蛋……唔……不过……你那里还真厉害……折腾人家那么久……啊……射了之后还不老实……嘻……真是年轻气盛……」小慧软腻的嘤咛着,温柔的抱着小义的脖颈,美眸望着小义,晕红的俏脸上一副羞怯难当,又好似喜出望外的娇媚模样。
干!看着小慧俏脸上那喜滋滋的情态,看着小义那根依旧挺硬的鸡巴,我心里真是又愤懑又气堵,可是,事实又不容我反驳--虽然我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晚上都能欺负小慧几次,可是,毕竟我比小慧大上六七岁,和十八岁的男生没法比,射完之后,怎么也要休息一阵,才能再次硬挺起来,而最近,更是让人恼火,不回想小慧被人凌辱的场面,彷彿鸡巴都有些发软,哪里像小义,刚刚享用完小慧,射在小慧的里面,可他的鸡巴还是硬挺如柱!真是可恶!
我还在门外气得牙根发痒,屋中小义得意忘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嘿……你以前说……可反对你冷淡……嗯……是不是也指这方面呀?……嗯……他是不是年纪大了?……不行了……」
他妈的!我咬着牙,恨不得冲进去把他那根长鸡巴打断!
「啊……讨厌……人家……啊……人家才不跟你说这些呢……」小慧嘟着小嘴娇嗔着,娇憨晕红的标緻俏脸扭向一旁。
「嘿……不回答……就当默认喽……」小义满足的把揉捏着小慧白皙的豪乳,咬着小慧的耳垂,继续喘息的说着,「嗯……珍儿……你有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嗯……就是……你不许和可反……过夜……」
「唔……小坏蛋……啊……都在乱想些什么嘛……真是的……」小慧薄怒似的嘤咛着,樱唇嘟得更高,绯红的俏脸用力别向一旁。
「嗯……那可是我们的约定哦……嘿……你到底有没有遵守嘛……」小义不依不饶的问着,弯着身板,缓缓的舔吻起小慧的白皙乳肉。
「啊……讨厌……唔……好嘛……人家……人家有遵守啦……啊……啊……在人家……没有『给』你之前……唔……人家都守约了呢……啊……」小慧被舔弄得鼻息娇腻的轻喘着,娇羞无限的回答着。
他妈的!!原来最近小慧对我的亲近百般推却,不单单是她工作忙,身体累,竟然还有这层缘由!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我是和她朝夕相处了两年的男友,她竟然为了一个追了她两个月,根本还是外人的男生遵守这样的约定!她要把身体交给小义之后,才回到我怀抱么!?她真是被荒唐的感情沖昏了头呀!
「嘿……真的?……那你,这几个月……都没有和他……亲热?」小义又是惊喜又是得意,撑起上身,盯着小慧的秀靥,继续追问着。
「啊……小坏蛋……别问人家啦嘛……唔……真的……真的嘛……」小慧美眸含嗔的瞟着小义,娇羞的嘤咛着。
「嘿……那我们就继续这个约定……嗯……以后……你只让我一个人『要』……好不好?」小义兴奋的低喘着。
「啊……你想的美……讨厌……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嘛……我们之间的事情……啊……要先告一段落嘛……」小慧轻声嘤咛着,美眸温柔而认真的望着小义。
小义脸色好似一暗,不过转眼又恢复了自负的样子,把脸趴在了小慧雪白的丰乳间,边厮磨边低喘着,「嗯……好……好……我遵守承诺……嘿……不过,这几个月,我可是赢了……嗯……你让我『干』……可是没让他『干』……」
妈的!小慧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幼稚的小男生!?在他嘴里,好似爱情就不过是一场游戏似的!
「讨厌嘛……啊……人家又不是比赛……啊……还有什么输赢的……你坏死了……」小慧嘟着小嘴嗔怨着,抬起玉手捶打着小义的臂膀。
「嗯……珍儿自然不是比赛……嗯……不过,能赢得珍儿的芳心……比什么都重要呢……」小义好似诚恳的说着。
「哼……就会甜言蜜语……啊……唔……」小慧好似不在乎的嗔着,可晕红的俏脸上却一副芳心窃喜的模样,玉手温柔的抱上了正她怀中舔弄的小义。
小义卖力的吸唆着小慧那敏感的粉润乳尖,不一会儿就把小慧又弄得不住「嗯……唔……」的闷腻嘤咛,他就自顾自的调整着身体,正趴在小慧亭亭玉立的雪白娇躯上,把玩着小慧傲人的美乳,稍稍分开瘦而有力的腿,极缓的移动着腰,让那还深插在小慧嫩穴中的长鸡巴又小幅的抽送起来,接着问道,「嗯……刚刚……嗯……都射到了你里面……你会不会怀孕呀……珍儿?」
小慧眼波娇盈,轻蹙着柳眉,绯红的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怯,不过她却没有排拒小义的动作,倒是微微弯着膝,让玉腿彷彿绽开的翅膀似的分着,方便着小义的抽插,娇慵的轻哼着,「唔……啊……放心啦……唔唔……人家……人家在安全期啦……唔……你就放心的射进来嘛……」
「嗯……你……嗯……误会了……珍儿……我才不是担心……嗯……我还希望……能让你怀孕呢……嗯……让你为我生个小孩……嗯……是我最大的期望和幸福呢……」小义喘着,小眼好似虔诚的望着小慧,鸡巴缓缓的抽送,在小慧那湿濡狼藉的嫩穴中捣磨出小股混着精液的浆水。
「啊唔……讨厌……啊……你真是……乱讲……啊唔……你还算是个小男孩呢……啊……就……就想要人家帮你……生小孩了……啊唔……你怎么会照顾呢……啊……」小慧美眸半闭,好似看着小弟弟般的温柔,看着在她腿间缓缓耕耘的小义,藕臂轻轻的抱着小义的臂膀,娇声轻吟着。
「嗯……我……可不是乱讲……嗯嗯……而且……我也不小了……已经……已经十八了……嗯……马上就可以工作了……嗯……即使你那时不工作……薪水都足够养一家人的呢……嗯……」小义一脸的自负和认真的望着小慧,揉搓着小慧那一对沉甸甸的雪乳,硬挺的鸡巴一下下有节奏的在小慧腿心缓缓抽动着。
「啊啊……唔……你说的简单……唔……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的……啊啊……啊唔……JXX那边……给你最后……回覆了么……啊……」小慧美艳的俏脸越发晕红,边被小义一下下抽插得不住细声呻吟,边咬着呜咽小声说着。
「嗯……那边……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嗯嗯……要不是受伤……嗯……我父母非要我回国……嗯……我现在就可以去那边了……嗯嗯……」小义地喘着,腰桿的动作又大力几分,虽然还是那般缓慢,但幅度越来越大,每次都拔到只有大龟头还含在小慧的肉穴中,再缓缓顶入到底,一下下塞满小慧那狭细娇腻的阴道。
「……啊……对不起……小义……啊唔!……都是因为人家……唔……才连累你……啊!……啊唔……你……你就先……别想工作的事情了……啊啊……唔……好好回国……休养吧……啊!……唔唔……」随着小义大幅度的抽插,小慧被捣得更是鼻音娇腻,吐息湿热,不住如诉如泣的嘤咛着。
「嗯……嗯嗯……好……都听你的……好珍儿……嗯……」小义舒爽的喘着,低下头,又含吮起小慧的傲人乳峰,卖力的挺动着鸡巴,享受着小慧肉穴内湿热肉壁的酥麻紧裹。
可恶!小义这个自负的小男孩还不死心!可我心中也明白,面对小慧这样冰雪聪明,典雅高贵,又有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女孩,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甘愿放弃呀。还好,小慧还是把他拒绝了!可是,这不能改变眼前的一幕--小慧正被他操着呀!
看着眼前不到一米处,小男孩那根硬挺的鸡巴又在我美艳女友那粉嫩的蜜穴中一下下抽弄,挤出白浊的泡沫,而两人在交媾的同时还亲暱的耳语交谈,天南地北的闲聊,我心里异常的气堵,可是控制不住,身下的鸡巴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啊……小义…唔…你那里弄得人家……唔…里面好痒…啊啊…你…讨厌…啊…你…可以……再快一点插吗…啊啊…」小义鸡巴的抽动彷彿缓缓挑起了小慧的春情,弄得小慧娇喘越发湿热起来。
「嗯……珍儿…想我再好好『要』你了?…嘿…那……我们换个姿势好吗……」小义咧嘴得意的笑着,伸出舌头舔弄着小慧挺翘的粉嫩乳蒂,小眼向上满足的看着小慧动情羞红的秀靥。
「啊……唔……讨厌……小坏蛋……唔……刚『要』了人家……就要……玩花样……啊……」小慧磁酥酥的娇声轻嗔着,翘着小嘴,美眸撒娇的飘着小义,虽然一副薄怒的模样,可是却似乎没有拒绝,她轻轻撑起上身,含羞的轻吟着,「唔……那……小义……啊……你先拔出来……」
小义「嗯」了一声,然后依依不捨的从小慧湿热的小穴中拔出了那根油光水亮的长鸡巴,握着肉桿,跪在一旁,小眼兴奋的盯着小慧那雪腻的身子。
小慧如丝的美眸似嗔含羞的白了一眼小义,然后就羞赧的转过雪白玲珑的娇躯,白皙的小臂和光润的膝头撑着身子,上身迷醉的贴着床面,不堪一握的蜂腰深深压低,胸前一对雪白丰腴的傲人乳球挤成扁圆,白皙软腻的乳肉满满滚溢在胁下,宛若堆雪似的迷人。
她膝头紧并,修长的玉腿羞怯内八似的跪着,她那两瓣白嫩嫩,肉呼呼,肥美腴润,又不失结实俏挺的浑圆粉臀就高高的翘着,曲线是如此完美而富有女人味,就如同鲜嫩的大白蟠桃,异常的惹眼动人。
干!就在我的床上,在那个挺着鸡巴的小男生面前,我美艳绝伦的女友就一丝不挂的光着雪腻的娇躯,摆出了小牝犬般的淫艳姿势,高高撅着白皙娇俏的屁股蛋,而她紧闭的雪白腿心就夹着一只饱腻酥橘,光洁水亮的诱人肉贝,中间的粉嫩的蜜缝就淌着晶莹的水露,简直是诱人致死呀!
「天……好珍儿……你这个姿势……嗯……好美……嗯……好诱人……嗯……好想……好想……插你这里呢……」小义小眼放光,舔着舌头,手控制不住的抓上了小慧那雪呼呼的软腻臀肉。
「啊……小坏蛋……唔……就喜欢……看人家羞人的模样……唔……你满意了吧……小恶魔……啊唔……快……插进来嘛……啊……别让人家等嘛……唔……」小慧吐息湿热的娇腻嘤咛着,晕红的明艳秀靥轻侧靠在枕头上,瞇着美眸,咬着樱唇,娇俏小媳妇似的撅着腴润的雪臀。
「嗯……小珍儿……嗯……那我来了……」小义兴奋的喘着,分着马步,站在了床上,一手按着小慧白嫩的屁股蛋,一手抓着他胯下那根彷彿第三条腿似的噁心长鸡巴,把龟头往小慧粉嫩的肉缝间顶着。
从背后的姿势本就难以插入,加上小慧的雪股又圆又翘,丰腴紧实,小义的大龟头顶了几次,都又滑到了一旁,小慧只好把膝头并得更紧,臀丘翘的更高,竭力挺着腴润的阴阜,配合着小义的插入,娇软的轻哼呢喃着,「啊唔……别着急……小义……唔……下面一点……啊……讨厌……别顶错嘛……啊……唔……角度……低一些……啊啊……再试一下……啊……啊唔……向下顶……啊!……唔唔……」
跟随着小慧耐心的指引,伴着小慧嘤嗡的一声娇呼,小义鸡蛋般的大龟头终于「噗滋」一声从后面挤入了小慧湿滑不堪的嫩穴,小义一脸的兴奋,双手立时抓上了小慧紧实软腴的雪腻臀股,肉棒一截截插入,彷彿做着蹲起,开始了缓慢的抽插,「嗯嗯……进来了……嗯……这个姿势……好棒……嗯……好珍儿……嗯……你的腰好细……臀部好美……嗯……摸起来好棒……嗯……这个姿势……嗯嗯……感觉下面……被你的小穴……咬得更紧呢……嗯……」
「啊啊……唔……小义宝贝儿……唔……就是这样……啊……人家里面……又被你插满了呢……啊唔……好棒……好舒服……啊……快一些……用力一些嘛……啊啊……」小慧妩媚的娇吟着,美眸紧闭,俏脸酡红,藕臂蜷在身前,玉手抓着枕头,跪在床上,雪白赤裸的身子被插弄得缓缓轻晃。
「是这样么…嗯…这样用力的插你吗?…」小义得意的笑着,双手抓着那小慧雪白滑腻,极富弹性的结实臀肉,马步似的站在床上,骑着小慧的雪白臀丘,腰桿挺动更急,卵袋摇晃,鸡巴抽送的速度渐渐加快。
「啊……唔唔…讨厌……还非要人家……说出口……啊……唔……就是这样嘛…啊…小义宝贝儿…啊!……用你的东西……用力插人家里面……啊啊……唔……你学到好快…啊啊…把人家里面弄得…好舒服…啊啊…」小慧美眸如丝,娇憨甜美的轻吟着,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蛋被小义的腿根撞得「啪~啪~」做响,粉嫩湿腻的穴口一下下被小义的鸡巴捣出股股混着白浊泡沫的粘滑淫水,顺着她玉润的大腿淌下。
「嗯嗯……这…都是珍儿的功劳嘛…嗯…有你这个…大美人…以『身』示教…嗯…学生当然好学了…嗯…珍儿…你的…『妹妹』里面好嫩…嗯…我想再大力一点…不会把她弄坏吧…嗯嗯……」小义低头欣赏着自己的鸡巴一下下没入小慧白嫩无瑕的臀丘,把小慧湿濡的腿心插得不住翻开,露出里麵粉嫩娇腻的肉瓤,一脸的得意,鸡巴索利的加速抽插着。
「啊啊…小坏蛋…你真是…唔啊…你不要问人家嘛…啊…你…用力就好了…啊啊…人家那里就是…为你準备的…唔…不会弄坏的…啊啊!…用力插人家……啊唔……」小慧又嗔又怨的娇吟着,秀靥通红,玉手紧紧抓着床单,婉转承欢的扭着小蛮腰,雪臀迎奉的挺翘着,被小义的长鸡巴由上到下一记记落力的插入着。
干!清楚的听着女友那熟悉的娇吟的叫一个小男生用力干她,不用担心把她的嫩穴弄坏,我只觉得头发晕眼发黑,又气又恨,可看着近在咫尺的地方她好像小母狗似的被那小男生从后面用鸡巴捣着肉穴,我却心里扭曲的奇异兴奋,只能更大力的揉起自己的鸡巴。
「嗯…小珍儿…嗯嗯…那我用力啦…嗯!…好舒服…」小义喘着,弯下腰,双手牢牢了小慧白皙的蜂腰,用力挺起腰桿,就如同打桩机似的,长鸡巴一下下落力的在小慧紧窄的嫩穴中抽插起来,不住发出滑液中肉肉相挤那「噗滋~噗滋~」的淫靡声响,小义更是得意的问着,「嗯…这样舒服么…珍儿…嗯嗯…你喜欢我…在你小穴里……嗯…插得…深一点…上面一点…嗯嗯…还是…旁边一点?…嗯嗯…你……喜欢我怎样……插你……嗯……」
「啊!…啊啊…讨厌…唔…人家又不是玩具…啊啊…你不要乱试……啊……你就喜欢……欺负人家…啊…讨厌…人家…才不理你…唔!…啊啊…」小慧撅着浑圆诱人的粉臀,雪白娇美的身子被插得一晃一晃的,她俏脸通红的别着,咬着白皙的玉手,含羞轻嗔着。
「嗯…冤枉呀…珍儿…嗯嗯…我哪里想…欺负你…嗯!…珍儿对我…这么好…嗯嗯…我是想让珍儿开心…嗯…让珍儿舒服嘛…嗯嗯……说嘛……好珍儿……乖……你喜欢我弄哪里……」
夹着喘息,小义好似认真的说着,他双腿弯着,好像白青蛙似的趴在小慧粉背上,动作略有生涩的大力挺动着鸡巴,间或他那长鸡巴不小心滑出小慧的肉洞,他就熟悉的握着鸡巴,「哧溜」一声又把肉桿塞回小慧湿热的阴道。
「啊!……啊啊……小坏蛋……唔……就知道……哄人家……唔……啊啊!……人家……唔……才不说……啊啊……羞死人了……啊啊……」小慧美艳的秀靥晕红到了耳根,雪白的身子又酥又软,勉强趴跪在床上,含混不清的呢喃娇嗔着。
「嗯嗯……好珍儿……不用害羞的……嗯……而且……嗯……你不是说……今晚……让我开心么……嗯嗯……看到你开心……嗯……我才最开心嘛……嗯嗯……你可是……学姐哦……嗯……在学弟面前……不能赖皮呀……嗯……你说过……赖皮的是小狗……嗯嗯……」
小义抱着小慧那雪白玲珑的娇躯,长鸡巴在小慧嫩穴内湿淫的美肉中卖力的捣着,小眼发光,盯着在自己胯下轻扭柳腰,撅起雪臀,婉转娇吟的绝美碧人,好似虔诚又好似得意的喘息着。
「啊唔……唔……啊!……你这个……小恶魔……唔……就欺负人家……啊啊……现在才……想起人家是你学姐……唔唔……还要在人家身上使坏……啊!……啊啊……真是欠了你的……唔……嗯……」小慧细若蚊声的娇喘嘤咛着,雪靥涨得通红,在枕头上低颔着蜷首,紧闭着美眸,一副羞怯欲厥的诱人模样,「啊啊……珍儿……喜欢……你弄人家的……小豆豆……唔唔……喜欢……你插得深一点儿……啊唔……」
妈的!看着屋中小慧那熟悉的美艳俏脸,我心里由情生爱,由爱生怨,由怨生恨,忍不住暗骂。女人到底是怎样的动物!?她明明是我的女友,却不知廉耻,根本是主动被那个小男生操,刚刚还被那个男生灌了浆,现在她就撅着屁股,又被那根鸡巴操得花枝乱颤,可她俏脸上却还摆出一副清纯害羞的模样!到底是清纯,还是欠操呀!?我只觉得气血翻涌,恨不得冲入屋中,和那个小男生一起用大鸡巴好好教训她一顿!
「嗯……小豆豆?……嗯……就是刚刚亲你时……那里呀……嗯……」小义喘着,然后稍稍抬起上身,微侧着身体,一手环过小慧大腿,伸到小慧的大腿间,中指在小慧那被肉棒撑圆的穴口外抠挖着,「嗯……嗯……是这里么?……」
随着小义的动作,小慧彷彿遭电击似的,趴跪在床上的白皙娇躯突然一阵哆嗦,娇喘立刻更加火热浓重起来,「啊啊啊!~~~唔……就是那里……唔唔!~啊啊~好刺激……啊啊!~~~小义~唔唔~~」
「嗯……好珍儿……原来……你的『弱点』在这里呀……嗯……喜欢么……喜欢这样吗……嗯……」小义喘着,一手撑在床上,一手伸在小慧腿间两片粉嫩花瓣上方的中间揉按着,微微俯着身体,鸡巴加速的在小慧紧窄湿热的阴道中抽插,一下下直没入底,把小慧撞得娇躯轻摇,玉腿轻晃。
「啊啊唔~~小义~啊!~你坏死了~~啊啊~唔!~~好痒~好难受~啊!~你的大龟头~啊~~把人家塞满了!~~啊啊~那里~好刺激!~~啊~~小坏蛋~~啊啊啊~说是让人家开心~唔唔!~~你就是~想看人家~啊!~被你欺负的样子~啊啊~~」
小慧被膣穴和阴蒂两处同时传来的强烈刺激弄得忘情的急促娇喘着,带着桃红的雪白身子簌簌轻颤,纤细的柳腰控制不住的乱扭,绵乳在床面上厮磨,大腿阵阵紧绷,雪臀一阵阵挺翘,肉穴内的汁水汩汩溢出,她白皙的柔荑紧紧绞着床单,双膝跪在床上,而她八字分开的修长白皙小腿彷彿被干的受不住似的,不由自主的翘离了床面,粉嘟嘟的小脚丫在空中娇憨的紧勾紧蜷着,那副模样既凄艳又淫媚,真是无比的诱人。
干!看着自己的女友被那小男生又哄又骗,乖乖的撅着屁股,被那小男生仿佛摆弄新玩具似的用鸡巴插插弄弄,我心里彷彿被火烧似的又气又恨,可是身下的鸡巴却不争气的越来越硬,让我只能盯着屋中这由我女友主演的「姐弟恋」交媾秀,不停的继续套弄着鸡巴。
「嗯嗯~~好珍儿~嗯!~我可不是想~欺负你呀~嗯嗯~~我现在~幸福还来不及呢~啊嗯!~~没想到~又聪明又漂亮~嗯~平日吸引着~所有学弟目光的~Willa学姐~嗯嗯~~就光着雪白的身子~嗯嗯~撅着又圆又大的屁股~嗯!~~跪在我跨下~~嗯嗯~~小母狗似的~被我骑~~嗯!~~这么想~好刺激~好幸福~~嗯嗯~」
小义一脸的意气风发,故意挑逗的喘着,他又直起身体,双手箕张的用力抓着小慧那柔若无骨,又软中带劲的白皙臀肉上,间或用手伸到两人耻部间揉搓小慧穴口那玉豆,双腿马步似的分着,乾瘦的肌肉绷着,得意的大力从后面用长鸡巴把捣着小慧湿濡的膣穴捣得「噗哧!~噗哧!~噗哧!~」股股溢出带着泡沫的淫靡浆水。
「啊啊!~啊~~好棒~好舒服~啊~啊唔!~你这个~小坏蛋~~唔唔~小恶魔~啊!~欺负学姐~就这么开心~~啊啊唔!~人家以前~那么照顾你~~啊!~你现在~就用那大东西~唔!~在人家里面使坏~~~啊!啊~~坏学弟~~啊啊啊~看人家以后~唔!~~还管不管你~啊啊!~讨厌~啊~人家要是~小母狗~啊唔!~你就是小狼狗~~啊啊~~」
小慧娇癡迷醉的动情呻吟着,咬唇闭目,绝世美丽的秀靥在兴奋中变得更加明艳,她汗津津的雪白身子透着动人的粉晕,跪在床上不住颤抖,浑圆腴润的雪臀在空中猛摇,抵死迎奉着小义长鸡巴的急速抽插,纤长白皙的小腿情难自禁翘在空中不能落下,粉嫩娇躯的莲足勾着轻晃,分外诱人。
「嗯嗯~好学姐~那我就是小狼狗~~嗯!~要一辈子~缠着你~~嗯嗯~~以后~不用照顾我~~嗯!~就由我来照顾你~~嗯!~嗯嗯~~好学姐~只要像现在这样~~嗯嗯~光着身子~『管』我下面~就好了~嗯嗯!~~好舒服~~嗯嗯~学姐不但美~~小穴里面的嫩肉怎么插~都是那么棒~~嗯!~要是~把我这样~骑你大屁股的事情~嗯嗯~告诉大义,Scott还有Tom~嗯~~他们一定嫉妒死了!~嗯嗯!~~」
小义咧嘴笑着,得意的喘着,骑在小慧的粉臀上,双手在小慧那雪白软腴的臀丘和敏感粉嫩的穴口外上肆意抚弄,烫硬的鸡巴从上到下,一记记在小慧湿热水嫩的阴道中急速抽插着,享受着小慧膣穴内那滑腻肉膜和娇嫩肉芽酥酥麻麻的紧裹包缠。
「啊唔~天!~好痒!~好舒服!~~啊啊~唔~受不了了!~~啊啊唔~~学姐才不要『管』你的坏东西~~啊啊~它就喜欢欺负人家~~啊!~它都把人家里面都捣化了~唔唔!~~你这个坏学弟~啊!~居然用你的大肉棒~插学姐~啊啊唔!~不要!~~啊啊唔~你不许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们~~啊啊!~其他学弟要是~都知道~人家这样子光着身子~啊唔~被你干了~~啊啊唔~~那样~人家在他们面前~啊!~~还不羞死了!~唔啊啊~以后~怎么见他们呀!~啊啊~~~」
小慧夹着些许哭音的莺啼娇嗔着,银铃般的声音现在是又凄艳又淫乱,她雪靥通红,秀髮湿乱,上身已经全趴在了床上,双手胡乱抓着枕头床单,小雌兽似的摇晃着高高撅起的浑圆雪臀,白皙腿心被小义的鸡巴一下下没入,在她嫩软的湿淫肉穴中直贯入底,刮掠过她肉壁内一寸滑腻娇幼的肉膜,捣得小慧粉嫩的桃源洞口汁水四溅,湿淫不堪。
干!门内的一幕是那么清晰,我女友那翘起的诱人粉臀就在门外大约一米的地方,连她那小巧淡粉的菊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两片雪白腴润的臀瓣充满女人味的弧度看的人是心猿意马,可征服似的骑在她臀丘上的男人却不是我!
眼前,是一个彷彿骑马一样分着苍白乾瘦双腿的小男生,那小男生的硬长鸡巴就如倒垂着的一根棒槌,就悬在我不远的头顶上,在一丛噁心的黑毛中长长伸出,湿亮粘滑,一次次从上向下,不停没入我女友那两瓣雪润肥美,硕桃似的臀瓣,插入她白皙无瑕的娇躯,挤入她粉嫩湿热的桃源蜜洞,把她紧小的穴口撑鼓涨圆,而捣出的淫水就顺着她雪白大腿的内侧汩汩流下!
现在,我美艳的女友不但就用这原始的后入式和那小男生火热的交欢,撅着浑圆的屁股,享受着最低级却最强烈的肉慾,更是被操得不住狂呻浪吟,用「学姐」和「学弟」的身份相互刺激挑逗,好让她「学弟」的那根又长又硬的男性生殖器在她淫滑不堪的阴道中,把她这个「学姐」操得更快美更酣畅!
我心里已经疼的麻木,只有看着眼前心爱的女友光着身子,撅着屁股,小母犬似的任由小她三岁的学弟在她身后骑着她大力挺枪挑弄,心里扭曲的兴奋而刺激,不住的揉搓着自己的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