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 邀请码_夜夜撸2016_狠狠撸撸你喜欢_草榴最新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61ba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屋村高利贷,迫姦债仔女儿

时间:2018-07-12 虽然香港经济好像有些好转,但是还有很多人朝不保夕的两餐都成问题,所以有很多人还去借高利贷,我是做高利贷的收数佬,有时为收数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
今天我和我的手下阿D一齐到将军澳厚德村的某单位收数。
我的债仔的名字是吕录,他因一次公伤,借了我公司八仟元,起初他都有按数期偿还给我们,但最近他再没有还钱给我们,如今利叠利之下,现在是欠我们三万八仟元,于是我和手下阿D一齐到吕录的家中收数,我们初时按了几次门钟,但没有人应门,然后拍门,到最后踢门,也没有人应门,本应我想离开。
但手下阿D即时和我说:「我识开锁,等我开门。」
我对手下阿D说:「那你开啦。」
手下阿D迅速开了这一对门之后,屋内见到我的债仔吕录,但眼见他已经病倒,只得半条人命,在内还有两名少女,一个着卡通睡袍的,还有另一个着学校的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两人应该是两姊妹的关係。
我起初时没有理会这两名少女,我的目标是债仔吕录:「可以还钱了吧?」
债仔吕录说:「你们这些吸血鬼!我借了你们几仟元,我都还了万多元了,现在你还要我还钱给你们?没有啊!」
我听了之后,二话不说,然后一脚「砰」的一声,一脚便踢重了他的心口,他倒地后,我和手下阿D拳如雨下般毒打他。
那个着卡通睡袍的少女说:「不要再打我爸爸了,等我一会我拿钱给你。」
那时候她竟拿了几佰蚊给我,我即时对着家姐说:「死靓妹,妳爸爸现在久我们几万元,妳却给我几佰元,妳玩我吗?」
那个着卡通睡袍的少女说:「我们只得这么多啊。」
我听了之后,我们继续毒打债仔吕录,迫他还钱。
债仔吕录说:「我们连饭也没得吃,真的是无钱呀!」
接着我叫手下阿D停手,我停了一停想了一想,当时我眉头一紧,计上心头,「不是吧?今日又收不到钱,没理由就这样的走。」
我看见债仔吕录真是没有钱,这两名少女看来也没有钱给我,我再望一望两位姊妹都标緻可人。
着了便服的少女是姊姊,五呎六吋,她有一把乌黑黑的长髮女孩,样貌生得娇俏可人,还带着一副长方形的黑色胶框眼镜,增加了一份书卷味,她着了一件连身的卡通睡袍,散发着浓厚邻家少女般。以睡袍内的内衣裤若引若见,看见她楚楚可怜般,反而紧加会今我培添兴奋。
穿着学校的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五呎二吋,身形较为矮小,个子不高,她有一把捲曲浓密的长髮女孩,样子清秀,瓜子口面,她眼睛很大,是亮晶晶的,形像很乖乖女,样子非常之天真可爱,还有她充满一份稚气,看似是大约中二、三的女学生。
突然之间我脑海有一个主意,今天收不到钱,再望她们两姊妹都好正,不如就地强姦两姊妹当一笔利息吧。
当我定神去想之际,那个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突然大叫起来:「救命呀,救命呀。」
我即时一巴掌把落交通安全队制服的初中生,令她静下来。
我大声对手下阿D说:「把绳拿出来,绑着她们。同时用毛巾塞着她的口,免得她再出声;还有取出她们的身份证。」
当我看见她们两姊妹的身份证,姊姊的名字是吕慧姗,现年是十七岁。妹妹的名字吕慧仪,现年是十四岁。
我对着姊姊吕慧姗说:「你妹妹乱叫着,现在我钱又收不到,即係玩我啦!不是不给你机会补偿,那么妳和我上床吧?否则一是打死妳爸爸,一是强姦妳妹妹,妳自己想想吧!」
她们太惊了,可能影响了她们的思路,那位姊姊心情很乱的,哭哭啼啼坦白地讲:「呜…呜…呜,我求你地放过我们,我们两姊妹没试过拍拖,没做过这些事啊。」
即是她们两姊妹还是处女。我听了之后,心里的兽牲完完全全爆发出来。
我说:「妳那么多话,代表你不愿意了。好吧,那么我不碰你,我现在就去强姦妳妹妹,完事后再打死妳爸爸,你自己自找的!」
姊姊吕慧姗给我威迫利诱之下,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心里乱成一团,只有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呜,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搞我细妹,我…给你。」
我说:「这才是嘛。」
当时我心想,搞完姊姊之后,一会儿当然也要搞上妹妹,这样的信我,还真无知。
接着我对姊姊吕慧姗说:「那你呆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入房?」
那时候债仔吕录,自己借迫来的钱,如今却害了自己的女儿,看见他的眼哭起来了。
姊姊吕慧姗正在惊恐着,整个人都不停的震抖,于是我用双手扯着她头髮拖她到睡房。
当我看见这两姊妹的房闲,发现女孩子的房间真是在男子不同,房间的设计简洁整齐很乾净,摆放了很多的毛公仔,还有不少少女漫画和贴满了很多漫画海报,整过房间散发着一种很独特的香味。
入到房,就立刻将那个姊姊抛到上床去,她真是很惊谎,还是给我扯完头髮的痛,她一直哭哭啼啼,没有停过,仿如是个泪人,楚楚可怜般。
我没有理会她的感受如何,我的手抚摸她的头髮,再望真她的靓样,我平时叫鸡就叫得多了,通常到旺角三佰元的鸡,通常这些鸡已中女为多,又老又残,这么纯情的邻家少女,还要这么年轻的处女,真是一世人都未试过。
那位姊姊吕慧姗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好看,我出其不意强行吻了她的嘴唇。
「啊」的一声,以乎她还很惊谎,她的双眼眼泪流出,一看她便知道想拒绝的眼神,但是又不敢逆我意,于是我又迎按上前去。她相当紧张,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唇的外则缠绕,然后再强行打开她的牙阙深入,她完全是不愿意给我强行接吻,一直给我吻一直哭。
我不断吻她,另一手猛然扯开她的卡通睡袍,那件卡通睡袍散落一地,露出了浅蓝色胸围和内裤,还有白皙的肌肤。
那位姊姊吕慧姗突然全身抖震,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呜,求你放过我们,呜…呜…呜。」
我听了之后,分由不说我立刻送她两巴掌,还兇狠的对她说:「你是否要我强姦妳妹妹,你才会安乐的呀!靓妹!」于是她给我乖乖地屈服了。
我趁势抱着瑟瑟缩缩中的姊姊吕慧姗身上,双手绕到背后打算去解开她的胸围。之后「啪」的一声,原来她的胸围扣被给我扯掉了,雪白乳房裸露我眼前,看见这么纯情的邻家少女半裸的身体,不禁吞了一吞口水。
姊姊吕慧姗的身材虽然偏瘦,但线条优美的乳房大小适中,坚铤而富弹性,两颗粉红色的娇小乳头,因为突如其来的紧张而硬起来,份外诱人。
我毫不怜香惜玉,一只手掌使劲揉弄着她的乳房,手指不停地用力揪着那颗惹人怜爱的小乳头。
她娇嫩的乳房在我的大力揉搓下,像麵团般不断变化着形状,时而被整过握在手中只露出乳尖,时而被压麵饼般扁扁地垵平胸口上,似乎随时会被抓爆。
我一边吻着姊姊吕慧姗的胸部,边伸手开始进攻她的下半身。我不禁再吞了一吞口水,我双手慢慢移向她的腰部,一手就撕去那条小内裤。剎那间,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她的阴阜上,阴毛不是长得太浓密,但是生得很整齐和很靓,阴唇以下的位置只得疏疏落落的长出了几绦的阴毛,是紧紧的闭合着。
放是我用两指扣着她的大阴唇向外一翻,粉红色的阴道嫩肉立即联同小阴唇一拼的翻了出来看,直至将她的整个小阴唇都翻了出来,然后再看她的阴道口在离阴道口大约七、八公分的地方,给我看到一块薄薄的黏膜,而这黏膜的边缘处正紧密的接合着阴道壁。
但这片黏膜将很快的要消失了,再不会有一丝半片再留在这世上。
姊姊吕慧姗立刻只觉得天旋地转,看着自己最秘密的地方展示在陌生人的面前,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一个从未经人事的少女,赤裸地被我玩弄,不断刺激身上的敏感地带,既让她羞愤得无地自容,可是身体里又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神志开始迷糊起来。
我得意地笑了出来,然而更残忍的事还在后面。我迅速地脱掉身上的衣物,显露出那根深紫色一柱擎天的肉棒。
冰清玉洁的身体,清纯邻家的气质正呼唤着我,我托起她白滑的屁股,挺起那根深紫色的肉棒对準中心的洞口,在她的阴道口里浅浅的画圈,仔细地研磨,再慢慢地将龟头送进去。
龟头顺利地缓缓剌进姊姊吕慧姗的处女秘道,随着肉棒一分一分向内里深入,我即时合上了眼睛,慢慢享受着征服清纯邻家女孩的感觉。
姊姊吕慧姗感觉到粗大的异物慢慢侵入自己的体内,痒痒的感觉中来杂着少许痛楚。她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随之垂下,伴随着因遭到凌辱而发抖的嘴唇,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使她不禁她惨叫出来。
如今我觉得非常幸运,我看见一缕殷红的鲜血混着阴道内的体液从阴道口缓缓渗出,一滴滴流出到白滑的两股间,只得十七岁的清纯邻家女孩终于被我姦污了!
这种处女紧窄的感觉,是我这么多年来的性经验,是未试过如此紧窄的肉洞。不要说破处,十几岁的少女,很多年来我没有遇上,因为我的性伴侣多数已二十零三十岁的中女为多,叫鸡是没有可能遇到这种如此紧窄感受。
我发现处女膜被剌破之后,稍稍停顿了一下,再度进攻。羞愤交加的姊姊吕慧姗痛得屈起双腿,这却让我取得更佳的姿势插入。
一瞬间,我的肉棒已整根完全的没入她身体里。
我开始深深浅浅的抽插起来,享受着强姦清纯邻家女孩的乐趣。每一次的抽送,都深深剌激着她稚嫩的处女阴道。随着不断地抽送,只觉最初的剧痛已渐渐减弱,随之而来的时混合着痛楚的快感。
大约抽送了五分钟,也许是因为疼痛所致,姊姊吕慧姗的眉头紧皱,随着摇晃,一缕秀髮蕩到面前,她张口将这缕秀髮紧紧地咬住,并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闷哼,随着每一次大力的抽插,柔挺的双乳都会震动一次。
阴道一阵剧烈收缩,紧紧吸住我的肉棒。这时我感到一阵酥麻,在高潮来临,将我所有大量的精子悉数在稚嫩的阴道内释放出来,射入她的体内,直达她的子官深处。
当抽出了的时候,我眼见到自己的阳具有一丝的血溃,而她的阴道口慢幔将我的精液和处女血倒流出来了。
当时我心想了一想,「这样就夺走一位少女的贞操。」
完事之后姊姊吕慧姗非常紧张地,立刻看看自己的阴道洞口,眼见自己的洞口有处女血和精液倒流出来,屈辱的泪水从她明亮的双眼中夺眶而出:「呜…呜…呜,你为何要射在入面,这样我会有BB啊!呜…呜…呜…」
我又二话不说送她一巴掌。我说:「做爱不是射入里面,妳想射在那里去呀?」
姊姊吕慧姗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呜,你是否放过我们啊!」
我当时阴笑一下地说:「放,不过搞完妳的妹妹才放。」
姊姊吕慧姗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呜,你这衰人,你又话我给妳……你不会搞我妹妹啊。」
我说:「刚才我有这样说过吗,妳是否听错了?」
之后我开了睡房的门,我得大声和手下阿D说:「捉着她入来!」。
手下阿D将妹妹吕慧仪带到入房之后,我想了一想,未够剌激,我又和手下阿D再说:「另外也要捉他(债仔吕录)入来,给他看看这场好戏。」
于是债仔吕录带到入房之后,拿多几绦绳出来绑着他。
手下阿D说:「大哥这件靓妹给我呀!」
我说:「不是啦,这个(姊姊吕慧姗)就给你的,妹妹当然是我的啦。」
于是手下阿D很快扑向姊姊吕慧姗身上,握住自己的肉棒準备插入刚才还是处女园地的肉洞里,姊姊吕慧姗本能的扭动屁股想躲避,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手下阿D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啊……」她再次受到强姦之痛苦,禁不住流下眼泪,很想在地上找洞里钻的哭叫起来,在此伴奏声中我开始品嚐妹妹吕慧仪。
因为她的手脚已备绳子绑住了,所以她没有可能反抗的,我又再次将妹妹吕慧仪堆倒床上。
她极力挣扎反抗,和听到「唔唔」声地呼救,那个时侯债仔吕录眼睁睁看见两个亲生女被人强姦,但又没有能力救她们,这种心情,真是笔墨难已形容。
我现在开始用力址烂她的那套交通安全队制服,再望着她幼嫩而稚气未脱的脸蛋,很快地将她的交通安生队制服上衫已经被我址烂了。
我刚才址烂的交通安全队制服,内里是一个纯白色的少女型内衣,把她刚发育的乳房紧紧包裹着,我的手当然没有停下来,我使出强而有力的五指,抓住胸围罩杯的边绿,只一下功夫,一双玉乳己无处可躲,春色无边收入我的眼底。
妹妹吕慧仪的乳房应该是33A,立时两个可爱、娇嫩、美妙、小巧、香郁的小乳房立时展现在我的眼前!
哗!两颗小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呢,23吋的纤腰,33吋的坐围,虽然只是小女孩般的圆筒形,没有成熟女性的线条,但白玉股的肌肤暗泛着红晕,显得份外诱人。像花雷般的乳首向上翘起,看得我意乱情迷。
她还有一条那套交通安全队制服的裙子没解开,我索性用力址开她的裙子。
「裂」的一声,裙子下部被址开两边,我趁机伸手进裙子里抚摸。
我的手掌灵活地游到妹妹吕慧仪的大腿内则,还是处女的她,从未给异性碰过这珍贵的地方,我的攻势令她全身像触电一样,柔软的大腿顿时绷紧了。
她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白色小内裤,我用双手把最后白色小内裤除掉。
当我除掉了妹妹吕慧仪的白色小内裤之后,看见她的双眼通红,哭得很利害,她极力地挣扎反抗,虽然已用毛巾塞住她的口,但是得清楚听到「救命,我还小,不要搞我!」
她整个人动来动去,这么根本无法再进行,我只有连环猛烈重击,打到她的肚皮上,原本想继续打,但见她已软化下来,也没有反抗能力,终于停下手来。
她已经给我完全地脱清光了,于是清清楚楚看见妹妹吕慧仪的阴阜上,她和姊姊吕慧姗的阴阜是显以不同的。
姊姊的阴阜还有阴毛可见,但是妹妹吕慧仪只是疏疏落落的长出了几绦的阴毛,再下面的阴唇,更是如一条线般,缝隙插不进一根手指,一条杂毛也没有,是紧紧合着的,毕竟妹妹的年纪只得十四岁。
当然我又是用指扣着她的大阴唇向外一翻,同刚才她姊姊一样,看见粉红色的阴道嫩肉,也给我看到一块薄薄的处女膜,而这黏膜的边缘处正紧密的接合着阴道壁。
肯定和家姐命运一样,很快地会小女孩变成小妇人了。
我先摸一摸她的阴道,好明显妹妹吕慧仪的洞口比姊姊细小得多,却不足以让我的阳具轻易的插入去。我四周围望了一望,却发现到床头柜上面有一支润手液,正合我意,我将那润手液搽在她的阴道口,再擦在自己的阳具上面。
事到如今,眼看这个妹妹如此可怜,这不会令我会怜悯她,反而更加会令我培添兴奋。她已经没有反抗能力,我再次压在妹妹吕慧仪的小巧身躯上。
她虽然没有反抗能力,但是她还是想将双脚合上,可是已经太晚了,我的强壮的双臂已经牢牢地抓住了雪白的臂部,再手指翻开她的大阴唇,我深紫色的肉棒摇动顶在两扇玉间洞口之间,我心急地试图即时进入那处女的肉洞,但未成熟的小女孩的肉洞大实在太紧窄了。
我再强行插入,但是结果完全一小根也进不入去,于是我再用大量润手济捈擦落她的阴道口,再捈擦自己的阳具上面。
然后将肉棒在洞口之间上下靡擦,使到我刚才所用润手剂更加润滑,然后我用腰一挺,将肉棒直直的送入她守护了十四年的处女肉洞内,开始对她强行蹂躏。
我很辛苦在入了一丁点的顶入小女孩的处女肉洞,虽然已被毛巾塞住口的她,也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双眼突然睁开,也听到她痛哭的声音,肉棒已準确而有力的插入了温暖而非常狭窄的阴道内。
我只是仅仅进入了几分就遇到了阻力,「前面一定是处女膜!」
我将力气都集中到了龟头上,那薄薄的处女膜被顶到极限,我奋力将肉棒向前剌去,雷鸣闪电的一刻后,我很清楚地感觉到了前面落空的感觉,阻力突照减小,肉棒很辛苦地剌进了一大半。
「行了,破处了!她终于由未成熟的小女孩,给我变成了未成年的小妇人了!」我心里欢呼起来。
虽然两姐妹都是未经人道的处女,但是很明显妹妹的处女肉洞和姊姊相比,妹妹远比姊姊紧窄很多。
妹妹吕慧仪的下体传来一阵阵被撕裂的痛楚,双拳紧握,就连十个小巧玲珑的脚趾也蜷曲到了一起。她知道已被眼前的我夺去了自己宝贵的贞操,身心的疼痛令她痛哭起来。
虽然已有了大量润手液作滋润,但未成熟小女孩之未经人道的阴道始终和成人的阴道相比,狭窄很多,我的肉棒被肉壁紧紧包围,抽动起来显得很困难。我知道如果继续强行抽送,不止娇嫩的阴道会被撑裂,连自已的包皮也会址损,于是我暂时停止了前进,改为往外退出。
这一退,肉棒几乎全退至体外,大量的润手液夹杂带着丝丝鲜血随即从洞中流了出来。
我再看着自已肉棒上缠绕着的血丝,我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我不等肉棒完全退出就重新插了进去。
这一次,肉棒终于冲破了所有障碍,成功撞击到深处的鲜嫩花蕾上。
她平躺在床上,洁白的双腿大大张开着,委屈地固定在我的身前,下身的剧痛令她生不如死,轻微的活动都会带来无法忍受的痛楚。
虽然她已被毛巾塞住她的咀,听到她的激烈悲鸣 :「求……求你…不…不要再插…真係…很痛…痛啊!」
强烈的耻辱感和疼痛感交织在一起,差点儿让她昏厥过去,绳子绑着的双手紧紧抓着这条绳子,指节都屈曲得没有一丝血色,她一动也不敢再动,只有33A的小乳房剧烈地在起伏着。
我的抽送动作越见顺畅,开始有节奏地轻重夹杂进进出出。每次经过阴道中间部份,肉棒都停下来来回的磨擦,然后再急速冲向深处。
我为了要强忍着随时都会激射而出的精液,不得不分散注意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深呼吸一下,依依不捨地把肉棒退出。
然后把身下的小美人翻转身,曲起她的双腿,双手反铐背后,把她拿成跪伏的姿势。我仔细地看着高高翘起的33吋的坐围,用力地将她分开来,暴露出深藏在臀沟间的秘穴,然后从后继续着抽插动作。
突然听了一声「鸣呀…」这猛烈一击,肉棒彷似直捣她的心脏,如今妹妹吕慧仪由原本哀求声、哭泣声变为惨叫声,也拚命想往后仰。
这激动的惨叫声,直剌进我的脑中,令我不其然的加快腰部的动作。最后灼热的肉棒已不再回退,只紧贴在光滑的子宫颈口上。
我还对妹妹吕慧仪说:「我会在妳里面内射啊。」
听到我这样说,她立刻很紧张地回应:「呜…呜…呜,不要!千万不要呀,今日是我的危险期,射在里面会有的呀!」
一切已经太迟了,因为我纳劲吐气,小腹猛力的一缩一放,还要将我的肉棒全根插到最入,完全最紧贴子宫颈口上,将浓烈量多的精液射入她体内,那些粘稠的精液已经深入子宫的每一个角落了。
最后的一滴精液射出,我的肉棒渐渐软下来,然后我将肉棒抽出,垂在一滩精液、润手济和处女血液之中。
和她的姊姊的动作一样,立刻很紧张地看看自己的阴道洞口,眼见自己那崭新的交通安全队制服裙上溅着自己的处女血及有很多精液,令她伤心欲绝,她看完后只有大声痛哭,「呜…呜…呜你射响入面,如果真的有了小孩怎么办!」
当我完事之后,我又想了想,「又给我夺走妹妹的处女,真是正,我平时叫鸡一次过叫两只鸡来玩试得多,但是一次过玩两个处女都是第一次,重要的是两条女都是极品。」
我看见手下阿D也差不多了,他又是将自己的肉棒插到最入,也是紧贴在姊姊吕慧姗的子宫颈口上。
定了一定,手下阿D叫了一声,将自己的精液也内射到姊姊吕慧姗的子宫深处了。当手下阿D将肉棒退出来,看见姊姊吕慧姗的洞口大量的精液倒流出来。手下阿D说:「大佬,差不多啦,要走啦。」
我说:「重未玩够,你都未搞过妹妹,阿D呀,你是否带着些春药和迷幻药呀?」
手下阿D说:「有呀,大佬,干什么?」
我说:「我地现在干了这样的大事,为了日后好脱身,喂那老不死吃春药,两条女喂她们吃丸仔,然后我们拍一场戏,戏名叫做淫乱一家亲。」
于是手下阿D很快便完成了任务,接着我说:「快些搞那妹妹。」
之后我将债仔吕录的衣服除掉,他受了春药的影响,肉棒已经硬廷起来。我再将姊姊吕慧姗带到她爸爸的肉棒上接合起来,那时候她已受到丸仔的影响,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她的阴道并有大量的精液已作润滑。
我一放开手,姊姊吕慧姗雪白的乳房在胸前甩动,阴道一坐便坐着自己的亲生老豆的肉棒。
债仔吕录只是吃了春药,他的神智还算是清醒的,下体清楚感觉到坚硬的肉棍挤开亲生女儿的两片阴唇直顶到阴道深处。
债仔吕录一直哭着地不愿和亲生女儿性交,但一方面受到春药的影响,要解决现在的性需要,只好任由自已的亲生女儿吕慧姗就女上男下,上下摆动地帮自己的父亲抽送。这一种心情,我现时的文化水平也不懂用文字写出来。
这时侯当然要用手机全程拍摄下来,事隔15分钟,神智不清的姊姊吕慧姗猛烈上下摆动,债仔吕录也抱着女儿的腰,将自己的肉棒紧贴在自己的亲生女的阴道尽头上,女儿的身体随之不断的前后颤动着。
他「啊…」的一声,「怎么?被我姦淫的孩子有快感了?」 打了一个冷震,已经将自己积存已久的精液,直喷入与自己一齐爆发高潮的亲生女儿的子宫内。
另一边厢,手下阿D也差不多,交媾声伴着呻吟声,再次将浓烈的精液射入妹妹吕慧仪的体内。当手下阿D退出肉棒之后,她的洞口也是倒流很多精液。
完成所有之后,我对债仔吕录说:「刚才你同自己亲生女的事,我全拍下来,如果你一报警,我保证你和你女儿的性交照会贴到通街都是,你知家丑不出外传,还有今日搞你两个女只想当利息,如果下星期再无钱还,结果也是你和女儿的相通街都是,你自己想想吧。」
之后我和手下阿D离开债仔吕录的家,一星期之后他连本带利偿还欠我公司的钱,还完钱之后,她因疾去世了。
有一天我和手下阿D又再在将军澳碰见她们两姊妹,她们一见到我们很默然地马上低头走。望着她们两姊妹的背影慢慢离去,因为这两姊妹是我开了她们的苞,是我令到她们本来纯情小女孩变成已失去处女的妇人,这一刻的心情是多么回味无穷啊。